干细胞专栏

作为一名医学博士,我为什么选择储存孩子的胎盘干细胞


  2013年4月份,在这个万物萌发的季节里,我的女儿出生了,从此世间多了一个与我血脉相连的生命,多了一个我会用一生去守护的天使。当时,我正在读博士,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口袋很拮据,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要精打细算。然而,我和太太依然选择了付费将女儿的胎盘干细胞存储起来。

  作为具有专业背景的医学博士,我当时是如何考虑的?又是因为哪些原因选择存储了胎盘干细胞?主要可以概括为以下2点:

  第一、基于科学知识和对未来的预期

  有一句话叫“活在当下”。在科技快速发展的当下,“活在未来”才是明智的选择。

  什么叫“活在未来”?就是用现在的行动为未来做准备。

  2003年,我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读硕士,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和参与干细胞的研究工作。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是中国最早开展干细胞研究和临床应用的研究基地,拥有实验血液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在这里,从造血干细胞到间充质干细胞,从骨髓和外周血提取的干细胞到脐带和胎盘中提取的干细胞,我参与了干细胞技术的研究,并亲眼见证了干细胞科技的力量。

1.jpg

  (我在母校国家重点实验室前的留影)

  我曾亲眼见证干细胞成功救治生命垂危的白血病小患者,也曾亲眼见证干细胞救治了即将截肢的糖尿病血管病变患者,最终免于截肢的痛苦。

2.jpg

  (干细胞治疗糖尿病足的效果图)

  在攻读博士学位时,我自己动手研究了干细胞对难治性肠炎的治疗作用。将患有重度肠炎的小鼠分为对照组和治疗组,对照组注射生理盐水,治疗组注射间充质干细胞。看着对照组中一只只小鼠死去,而进行了干细胞治疗的重度肠炎小鼠大部分都存活下来,甚至最终痊愈。这些第一手的经验让我深切感知到干细胞的神奇。下面是我在国际杂志发表的干细胞治疗肠炎小鼠模型的研究论文。

3.jpg

  和任何其他新科技一样,干细胞科技全面服务大众还需要时间,但我坚信干细胞科技对人类健康的巨大价值。

  当我的孩子出生时,我和太太选择将孩子的胎盘干细胞存储起来,是因为我们要“活在未来”,为干细胞的“光明未来”做好储备。

  第二、基于深深的信任

  胎盘干细胞存储库技术,是我的研究生导师韩忠朝院士,带领团队经过多年的努力,全世界首次开发出来的干细胞科技。导师将脐带和胎盘干细胞库的建立流程以论文形式在国际发表,通过分享促进干细胞科技的发展,受到国际同行的广泛认可。

4.jpg

  出于对导师的尊敬和深深信任,我毫不犹豫将胎盘干细胞存储起来。

  1997年,导师韩忠朝院士被中国医学科学院引进回国,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的所长、院长。在回国前,他已被聘为巴黎第七大学的正教授,在法国有非常优越的生活和工作条件。

  回国后,导师带领团队,在干细胞领域开展了一系列开创性工作:外周血干细胞、脐带血干细胞、脐带干细胞、胎盘干细胞。

  可以说,导师带领的团队引领了中国干细胞科技的每一轮更新迭代,分别建立了中国首个临床级脐带血干细胞库、世界首个临床级脐带干细胞库和世界首个临床级胎盘干细胞库。

  这些干细胞库制备的干细胞救治了大量患者,其成果也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也正是出于这份信任,我和太太将女儿的胎盘干细胞进行了储存,未来不仅对女儿的健康是一个保障,对全家人的健康也多了一份保障。

  “细胞承载希望,科技实现梦想”。随着干细胞科技的不断发展,疑难杂症将不再难治,人类将实现梦寐以求的健康和长寿。存储胎盘干细胞,让我们“活在未来”,让健康多一份保障。

关注我们

汉氏联合

幸孕日

这里引入交谈窗口代码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