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乘两会之东风加快祖国干细胞产业发展


  两会委员建言献策,加快发展干细胞产业,两会胜利闭幕,是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时候了,让我们一起为实现中国梦加油!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是关键!在众多新兴的高科技领域中,中国干细胞再生医学是与发达国家并跑,甚至局部领先的高科技生物医药领域。

  我们的两会委员也都清醒的意识到了,为发展干细胞产业提出了迫切的建议。

  干细胞产业链分为:上游---干细胞库;中游---干细胞产品;下游---干细胞临床应用。

  两会委员们就干细胞的上中下游全产业链均提出了的议案:

  上游:干细胞库

  全国政协委员陈海佳在《2018两会直播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干细胞是人类最重要的生命资源,谁拥有资源谁就拥有未来。”




  他还强调:“干细胞资源是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如何安全有效的保存我国特殊、唯一、稀有的人类生物资源,对促进我国人口健康、维护生命资源安全、治疗重大疾病等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游:干细胞产品

  钟南山院士政协委员提案:建立干细胞新药申报绿色通道审批模式。




  截至2018年1月18日,全球已经有13款干细胞药品获批上市。由于监管政策滞后,我国尚无一款干细胞新药上市。如果再不抓紧时间迎头赶上,会明显落后于世界水平。

  下游:干细胞临床应用

  王福生院士提案:利用干细胞治疗新技术力争提高危重肝病患者生存率




  王福生院士团队在过去的七年间通过应用间充质干细胞治疗(生物治疗的一种),已经成功地救治了200多例肝衰竭或肝硬化的患者。

  目前,全球有6374项干细胞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其中有641项临床试验Ⅲ期。我国已批准107家大型三甲医院为干细胞临床研究基地,这将大大促进干细胞的临床应用。

  最近,多家官方媒体对干细胞的未来给予积极预期

  3月4日科技日报报道:“未来5至10年,干细胞技术在医学上的应用会出现颠覆性革命。”

  人民日报3月10日发文介绍间充质干细胞,将其比喻为人体干细胞中的“孙悟空”。

  人民日报3月25日再次发文:神奇的干细胞—让人体受损肌肉、皮肤和肌体重获新生!

  我国的干细胞研究水平不输世界发达国家

  2018年2月,《HumanGeneTherapy》杂志刊发的《中国干细胞治疗进展》显示,2006年,我国科研人员发表的干细胞科技论文数量未及全球干细胞研究出版物总数的3%;2017年,我国干细胞科技论文数量占到了全球干细胞出版物总数的20%,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

  我国围产期干细胞产业化水平世界领先

  提起对干细胞科技发展的贡献,不得不提我国著名的干细胞科学家,同时也是围产期干细胞产业化的领军人物,北京汉氏联合董事长韩忠朝院士。

  韩忠朝院士项目团队应用自有专利技术,组建了世界首个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库,受到国际广发认可(CellTransplant.2012;21(1):207-16)。

  韩忠朝院士项目团队首次制定三项干细胞库技术标准,即《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库自体储存技术条件》备案号Q/12KF5296-2011,《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库公共库技术条件》备案号Q/12KF5297-2011和《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制品技术条件》备案号Q/12KF5298-2011。这些技术标准对推动中国围产期干细胞的产业化起到了极大推动作用,参照这些技术标准中国已建设近百个围产期干细胞库。

  韩忠朝院士项目团队全球最早将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和胎盘间充质干细胞进行临床应用研究(CellTransplant.2012;21(1):207-16;Front.Med.2011,5(1):94–100),分别治疗系统性硬化症和2型糖尿病,证明了安全性和有效性。

  韩忠朝院士项目团队建立的“细胞产品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04年10月批准建立)和“围产期干细胞北京市工程实验室”(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17年7月批准建立)分别是中国首家国家级细胞产品研发中心和中国首家专注开发围产期干细胞产品的工程实验室。目前已成功开发“脐带间充质干细胞注射液”、“胎盘间充质干细胞注射液”和“胎盘间充质干细胞凝胶制剂”三款围产期干细胞产品,这些产品的临床前安全性和有效性验证以及临床治疗效果均得到验证。

关注我们

汉氏联合

幸孕日

这里引入交谈窗口代码即可